salon365手机版登录

作者: RyRy   日期:2019-10-01 08:34 阅读:  来源:新西兰微财经  
分享到:
邮箱:

【天维网 新西兰微财经 综合RNZ消息】新西兰电台近期报道了移民妈妈在新西兰遇到的困难,其中一位赵女士站出来,说出了自己的家事:

797696017502053

对嫁到新西兰的人来说,如果和担保人的关系恶化了,该怎么办呢?

尤其是孩子牵涉其中的情况下,也许应该修改法律了,下面是她的故事——


“我的名字是Mei-Chueh Chao,我来自台湾,我们是在2016年10月从英国搬到新西兰的。

“我是家里三个孩子中唯一在国外生活的,父母还在台湾,我在加拿大和美国念书,拿到硕士学位后,先是回台湾教英文,我非常喜欢和学生们在一起,和他们心与心交流……”

后来,她前往英国读博士,在那里,她恋爱了,并有了新西兰的故事。

862749553797180

“我2005年遇到他,读博第二年,遇上一个对中文感兴趣的人,心想这样交流起来也会好一些,他是一个离婚有一个孩子的Kiwi,本来计划学成后回台湾的,但到2009年,我和他一起回了台湾,把他介绍给我的家人。

“我还记得和家里说,他向我求婚、我们要结婚的时候,我的爸妈都哭了。现在我才知道,哭是因为他们以后一年只能看到我一次了。

736715521197778

2010年,两人结婚,到2016年,赵女士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我们搬到新西兰是因为他是Kiwi,当时我们两个孩子,一个1岁一个4岁,我们总是希望孩子能和家人在一起。

但是搬到新西兰之后,她发现日子并不像想象的那样,她远离家人,没了原来的朋友,现在的朋友也感觉帮不上忙,总之,日子和想象的不一样。

“全职在家照顾我的两个男孩,没有朋友可以交流,没有人帮助,也得不到他的理解,所以才觉得很难……”

搬到新西兰不到一年,才几个月,就关系遇阻,赵女士提出分居,两人经过conselling但没能保留住关系,2018年,丈夫希望离婚,

“在一个星期之内,他办好了court orders,我记得那一天,他来敲门说,你可能会收到法庭文件,我还不知道他已经申请了2份紧急令(urgent parenting orders)……(哭)你能想象到吗,你可能会被驱逐出境,并且有可能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孩子……你得回自己国家,甚至没有一个机会申诉自己的权益……”

在异国他乡遇到这种事,感觉无助绝望。

她每天在观音像前祈祷,

“观音是我们文化中的神,我说,请帮助我度过这一切……”

她记得有一天,她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之后,打了一整天电话。

但是,没有一个律师愿意接手她的事情。

她的签证到期后将会被驱逐,签证是婚姻担保的,没有婚姻,就没有签证。

后来她知道,这种案子挣不到钱。你作为外国配偶可以申诉,成本也很高。

幸运的是,她最后找到了一个愿意为她代理的移民律师。

这位律师名叫Sarah Croskery-Hewitt,她认为,现在移民法的设定对这类海外配偶并不公平,

海外配偶仰仗着新西兰本地担保人,才能留在新西兰。而本地担保人很容易就用驱逐和与孩子分离相威胁,“规则设定本应让人可更自由地选择自己的关系”。

赵女士说,她说出自己的故事,是希望人们看到,嫁过来的妇女所遇到的政策不公,是希望改变。

“我通过自己的经历,看到了这个(政策)缺陷,在我们的移民政策之中,成了战场,Kiwi担保人将其用作武器,将他们的配偶从生活中踢出去,

“第二个问题是family court,家庭法庭应该认识到这种虐待的存在,这是心理虐待的一部分……

“我知道我必须这么做(找律师走申诉),我知道做移民是什么样的,我在一些国家作为移民生活过,

“我有英语技能,能接触到社会资源……作为单亲这是一条孤独的长路……”

110528563407925

上个圣诞前后,通过上诉赵女士已经拿到了新西兰居留签证,前夫想将她驱逐出境的企图失败了。在隧道的尽头,她开始看到亮光。

“如果生活是一个柠檬,那就做成柠檬汁吧。

“我感觉我是幸运的,因为还有其他类似情况的移民妈妈,她们离开了新西兰,看不到孩子,她们如果英语有限,没有资源来保护自己……我觉得我有很强的社会责任,去帮助同类型的人,这成了我的使命,希望结束这种对于移民配偶的虐待。我的故事结束了,我希望它结束在新西兰。”

 “I feel like the lucky one because some of the migrant women in my situation ended up leaving New Zealand without their children due to their limited English and resources to defend themselves. I feel a strong sense of social responsibility to take on a personal mission to stop this type of immigration abuse."


* 赵女士的故事是WIA 2020 : Women in Analytics Conference其中的一个,该项目专注于移民妇女在新西兰的适应性故事,内容转自RNZ。



扫二维码看更多精彩新闻


775491158096338

版权声明
1. 未经《新西兰天维网》书面许可,对于《新西兰天维网》拥有版权、编译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新西兰天维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 在《新西兰天维网》上转载的新闻,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新闻评论须知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共( 条)

salon365网页版沙龙娱乐官网